必威官网手机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斑斓

发布日期: 2009-11-09??? 作者: 曾 惜 ???阅读:

总听说,凤凰花开两季,一季老生走,一季新生来。晃晃悠悠一年过去,学校里又多了许多穿着迷彩服的新生,看着他们略显稚嫩单薄的背影,依稀仿佛当年的自己……白———印象一直觉得英语系其实是很纯粹的,清冽而缥缈,甚至白得有些突兀。但也有疏淡如水的金色,遥遥地勾勒。记得去年来学校之前常常想象英语系的学生该是象牙塔中的哪一种,带着孩子气的,偶尔偏执的,有明亮却潮湿的眼睛,身体里蛰伏着安静而疯狂的血液……或者和其它系没有什么不同,可却愿意固执地把它想象成白,带着一缕幽香暗着疼着,并终归云淡风轻。


  红———军训偶尔经过操场,看见新生整齐的步伐,听见他们嘹亮的口号声,又想起曾经在烈日炎炎的军训场上流下汗水和泪水;想起自己突然意识到十八年的大片时光已经远走,鼻子发酸,转过脸使劲逼回眼里的水气;想起我们迎着骄阳,经受着烈日的考验,成为血色天空中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那一段旅程让我们从幼稚走向成熟,我们一挥手,作别稚嫩的从前。那一段记忆被覆盖成时而温暧时而明亮的红,带着红霞满天的豪气或光芒初绽的骄傲。那些素静的面容,在夕阳下拉长的身影,那些日子想起时一片灿烂,那些笑靥如花,想起时总是会不觉微笑。


  褐———惘然有段时间很迷张爱玲,那些隐匿于旧上海灰黄天空里的苍茫。在风中低头含笑的曼桢,蓬松的发被风扬起,游丝般模糊了,散去了,扯断若有若无的笑声……在暗夜中幽幽点燃蚊香的流苏,轻烟中带着淡淡的戏谑的笑……有段时间很排斥各种名著,讨厌晦涩的说教,讨厌大段的描写,讨厌被奉为经典的所谓经典。可是那些毕竟都只是曾经,时间象一块最世俗的抹布,拭去任何矛盾和棱角,那些爱憎分明的感觉都被抹淡,却也在内心一角静静栖息,重新变为一张白纸,薄薄的,也有自己的谦逊与骄傲。文字是个很古怪的东西,很虚很难琢磨,人们把她想象得或神圣或无聊或做作。可有时,她又是一些人生命中的坚持,别人眼里是微弥浮尘或不可理喻,只有自己能将这这种坚持化为琥珀,灿烂到无坚不摧。不知自己心中还有没有这种坚持,但愿有。


  绿———晃眼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来到这个老校区,树很多很茂盛,一溜烟掠起浓翠淡绿,婆娑摇曳,一片很温柔的绿色。坐在河畔拍照,那天福州很热,太阳晃眼,眼睛眯了起来,嘴角却高高扬起,树影洒在脸上,晃来晃去……有细碎的快乐飞快地坠地,随后沿着中心向四处跃起。抬起头遮住迎面而来的阳光,浓荫里有高年级的学姐捧着课本。虽然还有些茫然和未知,可是生活的脉络很清晰,只是寻找的道路有些迂回,不是吗?


  蓝———眷恋记得第一次看到西观藏书楼,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晋人孙康映雪苦读的故事。千年前那个学子在微蓝的雪光中瑟索着哈着气捧着书时想着什么呢?灿烂的仕途或是文章天下知?我在福建长大,却是在福建的最北端,有很绵延的山,某些冬天有很美的雪。听说福州的冬天是不下雪的,来这后我常看到雨。轻绵的雨在风中翻飞缠绵,伸手接不住,转眼已被它轻而易举地濡湿了掌心。还有台风,由窗外呼呼而过,掀得窗户也啪啪响,却像长者粗犷的关怀,听着听着也觉得亲切了。有时会想,在没有雪的冬天,这里的雨会不会让人猝不及防地承接一份温润?而那时还是秋天,这个干净校园的秋天潋滟动人,把清晨的阳光揉捏在手里,无微不至的轻软,那样贴心。到了晚上,从窗户望出去,天空有柔弱却执着的红色。于是,初来乍到的我,爱上了这里的雨,这里的秋,这里的天空。


  我们像唐吉柯德,抓起长矛刺风车,与空气击搏,一边梦想一边退缩,却固执得可爱。 其实美好的一切都正在开始,是谁说的,它们有时会像冰一般凝结,总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