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手机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戏非人生

发布日期: 2010-09-25???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戏终究是戏啊,真不了。看完老舍的《兔》后突然地感慨。


  《兔》的故事很简单,面容清秀的小陈原只是票友,偶尔调几嗓子,却在黑汉的吹捧下隐隐入了戏,真成了角儿了。下台后,黑汉总是一个劲夸奖,也顺手把当时最有名的旦角加以极厉害的攻击,谁谁的下巴有一尺多长,谁谁的脊背像黄牛那么宽,隐隐地让小陈觉得自己比那名旦名角强了多少倍。顺耳的话多了会醉,入戏深了也会醉,醉到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醉到戏与人生不分。只能传到前两排的细嗓子始终不能支持太久,二十四五岁的小陈被黑汉榨干了油,死在异乡。“你不等听听我的全本《凤仪亭》啦?”到死了还是没出了戏。这戏,不单单是舞台上的角色,更是那些虚幻的不真实的场景,引着人抛了现实。


  忽然想起张国荣,多年前的愚人节给了我们一个真实的谎言。事后有人猜测是太入戏了,太入戏了才会被现实狠狠伤着,找不到出口,就像《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演了一辈子戏,就真真地把自己当成虞姬了。可段小楼不是,台上他是楚霸王,台下他还是段小楼。电影看到一半就不忍看下去了,因为结局或者情节早已因程蝶衣的入戏打上了悲情的色调。果不其然,事后程蝶衣所经历的种种灾祸都离不了这个因,就像为救段小楼为日本人唱戏引发的官司,程蝶衣始终不肯说谎为自己脱罪,只因为当初自己救的是自己的霸王,没有错误之说。


  对于张国荣的另一个戏子形象———《胭脂扣》里的十二少,原本是富家子弟,为爱抛了身份,下海唱戏也是迫于生活无奈。书和电影都看了,只是结尾不同。书的结局是如花苦苦寻觅,终没找到。但电影却真真切切地找到了。不解书中为何是这样,如花苦苦找寻为何不给她一个结局。细想之下,见才是如此的残忍。她还是如花,只因是鬼,面容未变,他呢,时光流逝,少年变老年,面容已改,白发,皱纹,但不变的依旧是吸“烟”的嗜好。这“烟”是那当初选择双双归去时的毒药,也是十二少留在世上的妙药。这“烟”是在如花和十二少遇到困境时的解脱,忘了现实,投身到自己幻想的戏中,美哉妙哉,但只是短暂。回到现实,还是用鸦片解决了自己的性命。


  程蝶衣醒不了的虞姬梦,十二少的烟瘾,依旧在烟雾缭绕中幻想着。醒不了,醒不了。


  人生如戏啊,人人都说。但戏非人生,你可以有别人的赞美或掌声,你可以幻想着别样的美好,但醒了时还是好好面对现实吧。

 

(蔡凯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