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手机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时评】欲审丑先示丑

发布日期: 2011-11-07???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1013广东佛山一名两岁女童小悦悦在被面包车撞到之后,接着被第二辆车碾压,前后7分钟内共计18位路人无一伸出援手,直至一位拾荒者发现将其救起。经过7个日夜抢救后,小悦悦于1021凌晨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社会舆论掀起对那18名路人的阵阵口诛笔伐。但是反求诸己,也有不少人对那18人的“不作为”表示理解:现在社会碰瓷那么多,你在现场你会救?你想做下一个彭宇?一切都是社会的错,社会环境造就了道德如此冷漠,单单指责那18个人是无济于事的。

  

的确,单单把矛头指向那18个路人的确太过肤浅,于是人们往往把社会冷漠、悲剧面前无动于衷归咎于社会风气的败坏、个别案例的司法漏洞、价值虚无、道德滑坡······在种种关于社会大环境腐坏的归因中,利己主义裹挟下的“理性”终于让我们找到了赖以推卸“良心债”的借口,个人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道德之上的自我奉献简直是逆流。像悲剧发生后不断有人重提彭宇案,抨击见死不救乃是彭宇案留下的后遗症。但是我们一味把意识深处“不要惹事”的心理暗示和已然麻木的看客心态让一个“彭宇案”来背负罪责显然更容易让人找到“道德不作为”的托辞。当下社会的大环境确实适合孕育冷漠和怯懦的习惯,然而我们指责社会的同时却又为自己的良知而摇摆不定,你会觉得个人力量确实卑微,既然无法“兼济天下”不如“独善其身”甚至同流合污了,一边诅咒道德失范一边却又推卸自己对社会的责任。我们对社会再痛心疾首,而社会本身是无法自动反思和改进的,使社会趋善,这副担子一定得由每一个普通的个体肩荷。任何社会风气都是从“我”开始构建的,若使“我”自身多一份热诚,即使社会风气,体制弊端不会因此得到根本改变,也仍会少一点遗憾和悲剧。

      

18人口诛笔伐就像一块屡试不爽的遮羞布,站在“我们”的立场批判“他们”很容易让我们落入“手电筒思维”——只照别人,不照自己。其实借这个事件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反求诸己。每一个“我”恰恰随机性地构成了那7分钟里对一个亟须救助小生命的看客。我们在审丑时不妨先示丑。我们表现出来的痛苦相当可疑,我们的咒骂也缺乏内在力量,因为我们的正义感从一开始就摇摆不定,想想我们迫不及待地发表道德演说时,自己是否愿意为了这种正义感矢志不渝?面对道德困境,我们是围观者、批判者,我们是否往往也是迟疑者、逃避者?我们都是路人甲,只等灾祸降临在他人头上,是最忠实的看客,最友好的帮凶,这种人人都是旁观者,人人都是受害人,人人都是帮凶的局面使得人情关系就变成两种,要么看别人热闹,要么被别人看热闹。托尔斯泰说过:“一切不幸的根源,不是饥荒,不是火灾,也不是那些作恶者,而是他们各自为生。”“各自为生”不是某一个时代的专利,这个时代精神贫血不只是公德沦丧,而是个体的私欲在物欲横流的环境中体现得更淋漓尽致了。

 

小悦悦事件提醒我们,每个个体都需要自我救赎。把你置身于当时的情形,你可能是作恶者,更可能是噤若寒蝉者。我们常常只指责社会,却忘了回头想想我们何尝不是在无意中充当了其中一份子?在当下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中,其中起决定因素的不一定就是社会风气、制度缺陷此类的大背景,相信每一个个体的觉醒和行动很多时候能起到水滴石穿的作用,一个有道德良知的个体除了洁身自好以外,更应该有为了社会正义而抗争的勇气和责任,倘若每个人在向恶面前能基于良心而鼓起一点勇气,克服一点算计,摆托一点恐惧,为向善多出一点力,“上善若水,大道至简”,亿万人人人如此,冷漠又何以大行其道?(必威官网手机版记者团  林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