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手机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休闲】最是那一碗温情的元宵

发布日期: 2011-12-07???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我从来不是一个着迷于甜食的人,孩提时,身边的小伙伴们都翘首盼望生日时拥有大大的奶油蛋糕,而我总是会用勺子刮去厚厚的奶油,继而才吃掉剩下的蛋糕。也许你会说:“何必呢,买个没有奶油的蛋糕不就好了。”每每这时,我便回答:“生日蛋糕得有奶油才对呢。”“那就吃了奶油嘛。”“可是……真的很腻。”你看,打小我就对甜食这么地“深恶痛绝”,在我眼里,元宵和奶油蛋糕无异,若是有选择,我定是愿意只食外边的糯米皮儿,里面的馅儿是绝决不想吃的。

     

但,此刻我想告诉你,元宵是我记忆中最温情的美味,没有之一。这个想法始于我和家人没有在一起过的第五个正月十五月圆夜。这天,是农历的正月十五,是举国团圆的日子;这天,我坐在轻微晃动的火车里,车窗外的月亮大而圆,清亮的光辉透过窗洒满了车厢,于脑中千百遍地,我想念母亲在我临走之际煮的那碗元宵了。回学校的前一天,母亲在午饭时煮了元宵,本以为是母亲怕菜色单调,给我和弟弟换个花样,随口问及原因,母亲淡淡地答:“你在外上学,每年元宵节全家人都不在一起,今儿煮了元宵,你在家提前吃了,十五时便不会那么想家了。”母亲低着头,看不清神色,而我却顿时心酸了不少,酸甜苦辣,几番滋味通通搅合在一起,偏偏说不出是什么味。细数过来已经有四个元宵节没能和家人一起度过了,前些年总是高中补课,为了未知的前程,似乎牺牲什么都是情理之中的,那时总想:没关系,只要度过了高考的坎儿,以后多得是机会。这些年,每年开学又总在正月十五之际,或是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或是在行色匆匆的返程中,眼见着又一个元宵节无法和家人在一起了。

     

等到母亲将元宵端上桌,我一反常态地细细品尝这平日里不愿吃得第二口的元宵。元宵,连这名称都是有几分陌生的,来到南方后,元宵被称为汤圆,同学彼此提及也只是汤圆罢了。眼前的元宵,不大很小巧,糯米皮儿莹润软滑,轻咬一口,馅儿随着皮儿溢出,母亲特意煮了芝麻馅的,说是芝麻能够明目,对我和弟弟这样的近视眼总是好的。这是我头一次这么仔细认真地吃元宵,小心翼翼地咀嚼吞咽,我怕自己太过随便,不能够将这元宵中母亲的爱细细体味。弟弟看到碗里的元宵不禁叫嚷道:“怎么是元宵啊,甜死了。”我笑说:“你小子现在不多吃点,将来长大了想吃都不一定有呢。”说完心下一阵默然,这番话又何尝不是对自己说,惜福惜福,只有离开了家才明白此刻母亲这碗元宵里的温情。这元宵,有了爱,便是我认定的人间美味。

     

离家的火车上,正逢正月十五,车厢摇摇晃晃,零星散落的月光也跟着晃动起来,因为节日的关系,车厢里弥漫着不久前特别供应的元宵味儿,只是这味儿在这样的夜里,在我的心里,难免有几分寥落。忍不住默默拿出手机在空间里写下:“正月十五团圆节,可惜自己却只能在火车上,想爸爸想妈妈想弟弟,小的时候不懂事能够团圆的时候嫌烦,长大了慢慢懂得人情冷暖却发现团圆的机会那么少。”合上手机,发现泪湿了枕头,想要和家人一共吃着元宵过着节的愿望在此刻尤其强烈。但,转念想到自己在临行之前已经吃上了母亲的元宵,又该是庆幸的,于是,这悲悲喜喜随着旅途的一路劳累疲惫也都入了梦。

     

直至此时,我仍然不曾多爱甜食半分,依然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多吃几口奶油,但是母亲的元宵却始终萦绕心头,我也像儿时伙伴那样开始期盼这个假期的到来,期盼着这个难得的能够在家度过的元宵节,期盼着母亲那一碗温情的元宵。(郭馨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