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手机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文化】闽籍侨胞与辛亥革命

发布日期: 2011-12-20??? 作者: 本站编辑 ???阅读:

辛亥革命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具有开创性的革命,其重要意义毋庸讳言。而辛亥革命的发生及随后进程,是与海外华侨倾其全力的支持密不可分的。对此,孙中山先生曾有过高度评价。他说,华侨“热诚爱国,赞助独先”,“牺牲头颅,或饮助军实”,“每次起革命都是得海外同志的力量”;“华侨不自言功者,盖知救国为真天职,不事矜举”。概而言之:“华侨为革命之母。”

  

诸多为辛亥革命抛头颅、洒热血,倾尽家产的华侨中,又以闽籍华侨的贡献尤为感人。上至华侨资本家,下至普通华侨,或慷慨解囊,助饷革命;或挥笔上阵,唤醒民众;或献身捐躯,冲锋陷阵;或兴办实业,振兴经济……都以自己的方式直接或者间接地投入到辛亥革命进程中。一定程度上,闽籍侨胞的参与成为革命胜利的重要保证。


孙中山与闽籍华侨

  

我们会问,为什么闽籍华侨会踊跃参与辛亥革命,并在随后的中国发展与建设中仍是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笔者认为,福建地域文化的特征是闽籍侨胞积极响应并参与辛亥革命的精神支撑。

  

1、福建特殊的移民文化塑造了福建人拼搏开拓,冒险犯难的性格

  

今天的福建人主要来自三次较大规模的汉族移民。西晋末年永嘉之乱后,中原士族大规模移民入闽。作为当时的士族,为个人理想甘愿自我流放,应是有着过人的毅力和追求,才敢涉险远赴蛮夷之地。唐代另有两次较大规模的中原汉族移民。其一是唐总章二年(669年)陈政、陈元光父子率领府兵五千多人入闽,治军施政,成为闽南最大规模的一次移民。其二则是屠者出身的光州刺史王绪,“悉举光、寿兵五千,驱吏民渡江”,由南康经赣州,再从粤北转潮阳迂回进入福建。这两次大规模的北方汉人移民,奠定了今日福建人的主体。而且,后唐代的两次移民皆是“寓兵于农,从事屯垦,同时也在征战初定以后,落籍当地”。这种亦军亦民、军民结合的迁居方式,使福建人养成了尚武精神和行伍习气,从而塑造了福建人既敢于舍身克难,又不惜冒死逞强的性格。

  

福建地域文化中的舍身克难,又不惜冒死逞强的文化因子在闽籍侨胞中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我们考察东南亚华侨的历史可知:在异国他乡,闽籍侨胞都曾有过面对殖民者的不公平对待起而反抗的事例。这即是他们冒死逞强性格使然,也凸显了闽籍侨胞敢于蔑视权威,寻求新突破的文化理念。恰是这种文化基因,使得他们敢于直面几千年的封建王朝统治。他们希望通过革命的方式,打破常规,改变中国现状,使中国强大起来,从而为他们在海外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后盾。综合各种外在和内在因素后,闽籍侨胞遂成为辛亥革命这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重要参与者。

  

2、福建特殊的地理结构锻造了区域海洋文化特性

  

在地理上看, 福建岸线曲折,港湾众多,近岸岛屿星罗棋布,海洋资源丰富多样。且沿海港口城市的发育、成长多为境内河流与东部海洋相互作用的结果。“山”与“海”互动形塑了福建地域共同体。

  

远古时代,同样的自然条件使得沿海的闽族先民选择了“以海为田”、“以舟为车”的生存方式,这构成了福建人海洋文化的原生基因。上千年以来临海而居,以海为生以及对远洋航海的探索和了解,锻造了福建人的海洋文化内涵:即冒险与开放的精神、出海打拼的文化惯习。

  

出海打拼的习性自不待言。从古至今源源不断的闽人以各种方式远赴海外谋生与创业,即是该精神的写照。而冒险与开放的精神特质,则体现在闽籍侨胞的海外奋斗史上。福建人去到海外,面对着完全陌生的环境,要在其中生存与创业,个中艰辛,恐常人难以承受。然而,他们仍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处处透视着他们的冒险与开放精神。为了谋生,他们常深入乡下与土著居民交易;冒着生命危险赴深山丛林开采矿石,以此赢得事业发展的先机。同时,他们秉持开放心态,善于借鉴移居地土著居民的优良因子,并在与西方殖民者的交往中,吸取他们先进的生产和经营方式,模仿和接纳其政治体制和教育制度,学习其文化,冀图因地制宜地应用于中国。这可从“近代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的林则徐出自福建不无关联。

  

出海打拼、冒险与开放的海洋文化,为闽籍侨胞参与辛亥革命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在几千年封建王朝形成的社会统治和强大压力下,革命者所承受的政治和精神煎熬自不待言。而且,辛亥革命后的中国建设也是一项新创举,革命者献身其中需担负风险极高。然他们仍是义无反顾投身其中,这既有他们冀望改变中国落后格局的企图,更多则是冒险与开放精神激励他们毕其功于一役。不仅仅是财力、物力及精神的支持,大量的闽籍侨胞个体也投身革命,鞠躬尽瘁。

  

3、福建特殊地缘造就的“边缘意识”及近代“中西结合”文化的浸润

  

福建居东南沿海一隅,北受武夷山脉隔断,与中原交流十分不便,自古就有“闽道比蜀道更难”的说法。地理的边缘性造成福建在中国政治与经济上的边缘状态。随着近代中国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福建,包括作为福建一部分的台湾,又作为政府弃儿,要么被割让,要么作为通商开放口岸,成为西方殖民者对华停战的交易品。自然和人为的边缘情景塑造,使闽人形成了一种先天而来,后天促成的 “弃儿”和“孤儿”心态,成为福建人的共同社会心理。

  

面向海洋的便利性,以及近代的被迫开放,大批闽人远赴海外,穿梭于宗主国、殖民地与祖籍国之间。身处异域,他们既有不得已离开背井离乡的无奈,也有被祖国抛弃、不受关爱的悲怆;更有感慨祖国落后,在移居地备受歧视的落寞等,一系列外在边缘情景叠加,加剧了他们“边缘人”、“孤儿”和“弃儿”心态。同时,这也强化了他们的心理诉求:期望一个强大的中国出现,自己无需远涉重洋,也不用在域外备受欺凌。因而,他们把祖国的政治命运与自身的命运结合起来,希望一个强大的中国能带领他们走出殖民地。辅之以孙中山在南洋的不断宣传,革命的理念和价值与闽籍侨胞形成了共鸣。他们遂将自己的政治情感投入到中国的政治命运中,在所不惜。

 

可以说,福建独特的地域文化塑造,以及各种外在因素使然,闽籍侨胞参与辛亥革命壮举有了时代的契合性,并由此揭开了他们与祖国命运息息相关的历程。当然,他们参与辛亥革命及后支持中国建设的行为,除却文化精神动力外,也是他们将自身命运与祖籍国前途合作共赢的一种必然选择。而且,今天的海外侨胞仍坚守着此种态势。

 

闽商文化研究院 杨宏云 博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