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手机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两米的距离

发布日期: 2014-05-20??? 作者: 何其其 ???阅读:

    那时我还在读初中,学校在离家很远的镇上。由于没有更为便利的交通条件,每次从学校来去都只能靠骑自行车。自行车是一种轻便但又笨拙的物件。当然,绝大多数时候,它都是轻便的。就怕逢着雨天,或者它的哪一个部位出了毛病,那它的笨拙就要显露无疑了。乡镇上的路向来以土路居多,土路最经不得雨水的浸泡。即使只是一场小雨,也能让那些干涸已久的泥土,像泡发了的面一样,顷刻间变得蓬松黏巴。这时自行车的车轮轧在上面,怎么都难以逃脱被堵塞的命运。哪怕你是个大力士,在与这泥土车轮搏斗的过程中,也必然会落得个精疲力竭恨不能瘫睡在一滩泥里的下场。

   再说天气晴好,路面干爽的时候,你也无法保证一切就能进行得顺风顺水。人会有伤风感冒,自行车这物件虽是钢铁铸成,却也免不了会有不灵光的时候。我骑的那辆自行车,不灵光的时候就格外多。问题总是出在链条和后轮轴上面。它们就像两个冤家,时不时就要闹点矛盾,搞点状况。要么是链条打卡,与轴拗上了,要么是链条闹脱离,与轴表现出一幅老死不相往来的姿态。

  记得那会儿应该是初夏,栀子花的香味飘满了整个世界。太阳开始变得毒辣,草木却更加葱郁了。学校放了周末,压抑了一周的念家情绪终于得到释放,去车库牵了车,我就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回家的感觉总是美好的,它可以让人忽略烈日下的汗水,却只去感受自然景致的美好;它可以让人不去计较漫天灰尘的侵扰,却只去猜测妈妈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在一种欢快愉悦,以及归心似箭的心情下,我把自行车蹬得飞快。

  开始一路倒还顺畅,车骑到一处泄洪闸的时候,路面就变得有些狭窄了,我不得不慢下了速度。也就是这时,我注意到了身后的一个男孩。他骑在自行车上,个子显得比我高出许多。他的脸瘦瘦的、黑黑的,眼睛却特别好看。我看他的时候,我发现他那双好看的眼睛也正在盯着我看。莫名地,我感觉他的眼睛似乎是带着风带着雨带着闪电也带着阳光。我被他的看弄得紧张和不安。我立马扭转了头,一种奇怪的尴尬和难为情催促我加快了脚下的踩踏。我仿佛是要逃离什么。逃离什么呢?我想。在我还未来得及想明白的时候,让我想不到的是那个男生居然也加快了速度,从后面跟上来了,与我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

  我很难形容我那时的心情,发现他跟上来的时候,我竟又生出些激动和兴奋,甚至还想再回头偷偷看看他。我感到整个身体都不听我的指挥了,机械地重复着踩踏的动作。直到那种踩踏感在突然间变得虚空,我才猛地醒过神来。我赶紧刹车,但太晚了。由于速度太快,惯性作用太强,自行车还是连带我一起摔在了地上。我哀叫了一声。有些戏剧性的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男孩就已经下车走到了我的身边挽住了我的胳膊。他把我扶了起来,问我要不要紧。幸好是自行车,我摔得并不重,没见伤见血。我摇摇头,不知道说话。他又把我的自行车扶了起来——掉链了。他黑着手开始帮我装链条。整个过程我都不知道说话,我太窘迫了,有些不知所措,脸红得跟西红柿似的。以至于链条装好后,我径直抓过了车把,只朝他尴尬地笑了笑就又架到了车上。他也朝我笑了笑,那一刻我感觉他的笑像冬日里的阳光一样让我觉得有些虚幻,却又暖洋洋的。

  我们终究是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我甚至都没向他说声谢谢。我们又一前一后地骑行着,始终保持着不过两米的距离。直到我终于鼓起勇气偷偷地扭过头去看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可能是中途到家了吧。回头的一片空虚,使我有些失落有些怅然。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男孩也是我们学校的。他们班就在我们班隔壁,但要大我一级。再遇到他时,他还会朝我笑。那笑还是那样虚幻却温暖。曾经有那么一会儿,我真的很想冲上去对他说,他的眼睛很好看。但我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敢说。只是擦肩而过,像陌生人一样,似乎那两米的距离一直都在。

  其实我想,我们是想说说话的,是想彼此认识一下的。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没有去做那种尝试。年少的我们时常显出对人对物的一种木讷和胆怯。而到最后,许多年以后,我还能记起的仅仅只是他那虚幻的微笑了。(何其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