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手机版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校园原创

校园原创:

【小说】少年王大旗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小事

发布日期: 2014-05-27??? 作者: 程灵胡 ???阅读:

王大旗在宿舍楼告示栏上看到索佳制作的宣传海报的那天下午,早上的大雾一直没散,白色的巨人在接下来的三年中一直缓慢地梦游般穿行于公路,操场,宿舍楼和教学区,从大学城的任何一个角度望出去,都是白茫茫地一片有限和无限,时不时有人声或汽笛声传出来,像是从虚无中传来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于是没有人看到王大旗把索佳从海报上撕下来贴进脑海中,当时另一半的王大旗,从名之为王大旗的肉体中挣脱出来,在白茫茫的宿舍楼厅里像个小偷一样东张西望,然后仔细地摩挲海报上的纹路,颜料的干湿度,笔画的工整度,揣摩海报上文字的宿命,语气的停顿与转折,用词的精确与模糊,妄图从这些联系着宇宙一切的密码当中勾勒出索佳的轮廓。那天晚上,在台灯洒下的光亮中,王大旗终于凭着黎明到来前的恍惚琢磨出了索佳耳朵的弧度,然而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画纸上除了这弯弧度,任何的进展都模糊无用。

为什么王大旗不去见索佳本人呢?就算是远远地望一眼,也能确定画纸上的很多东西。这一定是那位全知者故意地作弄,大雾浓得吓人,人们行走在其中,只能凭着模糊走近的鞋来回避,老师凭着音色和回应的数目确定出勤率,但只有迂腐的老师才会点名,因为学生大多躲在宿舍,没人愿意冒着迷失在雾中的风险来上课。浓雾将整个大学城笼罩在一片水色的世界当中,在黑夜把每个人都关在台灯的光束中,而白天都是清晨清新的味道。

在一个月后的一个梦中,王大旗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他意识到那是索佳,于是他又多了一组话语的密码来描绘索佳的轮廓,这让他确定了索佳的眸子的颜色和形状。像骗子一样,索佳的眸子一点钟的方向也有个小缺角。又有一天早上,王大旗去三区的公交站接一个远方来的友人,正要从三区门口出去的时候,他先是听到雾中传来一串脚步声,然后看到一双鞋从身边迈过,莫名地他感觉到自己整张脸都涨红了,心脏在激烈地跳动,耳膜“咚咚”、“咚咚”敲着,在九又四分之一秒钟以后,那双鞋消失在雾中,王大旗感到从雾中又一阵铺天盖地的孤独感涌入眼中。这双鞋和脚步声不仅王大旗画出索佳肩膀的宽度,而且还画出索佳右手无名指的指纹。

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启示出现在王大旗的梦中,王大旗的画纸上索佳的一切形象都齐全了,只剩下索佳的名字还没有任何的线索。

7月的一个早上,久违的阳光将对面的宿舍楼切成明暗两半,大学城从睡梦中伸了个懒腰,吵闹着醒来。王大旗走出宿舍,下楼吃早餐。食堂里,人影稀疏散乱,有个人影正拿着餐具起身,王大旗无意地扫过一眼,然后慌乱地凝视着索佳远远地走近,这时一个名字闪过王大旗的脑海。

索佳。

索佳看着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后记:博尔赫斯曾说,作为谜面,唯一不能出现的就是谜底。所以在通篇的小说中,都没有出现“暗恋”这个厚重的词,而是借用了“雾”这个意象,这也让文章不得不变得魔幻起来,变得浪漫,变得轻松。也许在现实中,不可能有人可以分裂出灵魂撕海报,不可能有人凭借梦境就能画出真人,但小说并不是以逼真地再现现实为目的。这篇小说其实就像《聊斋》一样,只是背景放在熟悉现代化的校园罢了。更何况,我想,身处暗恋中的人确实是有着无限的魔力的。(程灵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